两年一个月零四天(下)

互联网 0
<四>林静变得更加孤僻了,她不爱说话,表情木然,像是得了失意症。
  公司乱做一团,董事会决定让张玉杰接替林强的职位,并报了失踪案,但航空公司方面却说登机表显示根本没有林强这么个人乘过客机。董事会召又开临时会议,重新分配股权,所有人都各执一词,想要占到心寺的最大股份。但是最后,张玉杰还是替林静争得到了过半数的股份。
  “你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有我。”
  张玉杰这样说,并让保姆二十四小时照顾她。
  不知何时,林静开始出现幻觉,她总看见一只猫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盯着自己,偶尔还喵喵的叫。但是其他人却都看不见它,更听不到它的叫声。林静十分害怕,开始逃避这幻觉,但那只猫却如影随形般的跟着她,不论是汽车还是田野,也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这漫长的折磨让林静神经质,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总认为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时间久了,便仿佛一个精神病人了。
  张玉杰给林静请了位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在听了林静的症状后,分析说这是受刺激而引发的心理焦虑,由于未得到合理的疏导,从而产生幻觉。他给林静开了些处方药,并进行心理疏导。但林静的病却更加重了,她甚至能看到外祖母和哥哥,还和他们交谈,只是对着空室,给人以诡异的感觉。
  因为林静的病情,林静的父母都回到了她身边,开始像正常家庭那样的生活。每天林静都会在父母的陪同下出去散步。儿女不论多大,在父母面前永远是小孩子。
  在这期间,林静的幻觉并未消失。她总是看见外祖母坐在客厅的摇椅里,轻微的摇着,微微的笑。有时外祖母的幻相还会对林静说话,说一些过去的事情。渐渐的,林静觉得这并非幻觉,而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她看到了外祖母的幽灵。因为这,林静开始试着与外祖母交流。而在其他人看来,林静的精神真的不正常了。
  一天,外祖母的幽灵对林静说起了文革时的事情,她说她对不起女儿,其实是她出卖了林静的父亲,可是那是为了救女儿啊。然后她又说最让她伤心的是女儿对她的误会,其实二十年前的那句破鞋是在说自己,而不是林静的母亲。那个时候林静的母亲正好也在客厅,于是林静便对母亲转述了外祖母的话,林静的母亲震惊的望了望林静,她对着空气提问这是为什么,外祖母回答说:“因为我不能看着你死,不能。”林静转述了外祖母的话,林静的母亲又问那件东西呢,外祖母说:“在刻着一九六九的毛主席胸章里。”林静的母亲跑上楼翻出那枚胸章,撬开夹层,一枚邮票飘然而落。那是枚红印花小票。林静的母亲张了几下嘴,眼泪突然落了下来,仿佛一世的屈辱和悔恨。
  林静开始习惯与幽灵同住,她甚至抱起那只虚无的猫,让它睡在自己怀中。林强偶尔也会出现,他要林静替他转告父亲,他从未憎恨过父亲,只是不会表达自己,还有,他很高兴初中毕业时送他的礼物,这些年他一直都带在身边。林静的父亲听到这些话后抱住林静痛哭不止,他说他也知道儿子爱他,他也爱自己的儿子,可是却错过了所有表达的机会。
  父母真正的和解了,林家冷漠的空气里开始有温馨的味道
  心寺软件在张玉杰的领导下迅速发展,在这个时候,张玉杰向林静求婚了。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结婚了。
  与此同时,心理医生说他找到了林静的病根,那是童年的恐惧记忆。
<五>林静随张玉杰搬到近郊的海滨别墅,生活平静温馨。张玉杰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林静与父亲关系也越来越亲密,童年失去亲情正一点点回复。
  那只虚幻中的猫长大了些,它金黄的毛发在日光下泛着透明般的光泽。但是这情景只有林静一人能看到。林静不再每天都把它抱在怀中,特别是有外人在时,因为心理医生说行为和行为的原因同样重要,林静担心被人看做真正的精神病人。她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也知道,但其他人却不可理解。
  林静觉得自己非常幸福,这幸福来之不易,所以她更加珍惜,每一天都认真的度过。
  有一天傍晚外祖母的幽灵对林静说她想知道山那边有什么,会不会是另一座山呢?还是一片林子?或是其他的什么。林静的外祖母一生都未离开过这座城市,所以在生前就个未完的心愿,要去看看山的那边究竟有什么。那天夜里林静做了个梦,她梦见到自己浮在空中,而下面有那么多的树,那么多的绿色,还有那么多的飞鸟,和紫色的雾气,像天堂。醒来时林静哭了,因为她知道外祖母找到了心中的天堂,不会再回来了。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