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缎惊瞳5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这个世界上,你还需要去嫉妒谁呢?你什么都有,诗诗,你今天
   “这个世界上,你还需要去嫉妒谁呢?你什么都有,诗诗,你今天怎么老说这些莫明其妙的话?”    
  “可是,我没有爱情。”诗诗忽然尖声道。    
  那声音只是一刹划过,俩人都不出声了。    
  诗诗像是忽然恢复了平静:“秦锦,我真是嫉妒你,你有两个那么好的男人喜欢你,而陆子明却根本不喜欢我,我好像真的很嫉妒一样。”    
  说完哈哈大笑,秦锦感觉诗诗一会儿是正常的,一会儿是疯狂的,也许是这段日子她太苦闷的缘故,自己今天又把她丢下,她肯定想不开了。    
  秦锦内疚地说:“诗诗,你是一个好女孩,谁也不会舍得伤害你的,你不要想那么多好吗?”    
  诗诗还是冷笑几声,忽然拿起了修眉镊,对着秦锦说:“你看你,眉毛都长到额头上了,还不修一修。”    
  秦锦看看自己,果然很久没有修眉,没有一点样子了,诗诗凑了过来,把眉毛镊伸到她眼睛上方,轻轻说:“做女人不要懒,你要是不打扮自己,男人就会抛弃你。”    
  秦锦害羞地笑着,把脸转过去,背对着镜子,头抬起来,诗诗站着,弯下腰来仔细地打量着秦锦的眉毛,缓缓地把眉镊伸去。    
  镜子里已经不再是诗诗,而是一个失去双眼血流满面的人,她弯着腰,长发垂下来,正用一双没有瞳孔的脸在寻找秦锦的眼睛,而那手做的也不是夹眉毛的动作,而是挖眼。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猫叫响起,秦锦飞快地站起来,推开诗诗,拉开门跑到门外,看到暗处黑影一闪,原来是黑宝跑到楼上来了。她看着黑宝在楼梯口那里坐着,望着自己,像是要自己下楼。看到那只可爱的黑猫安然无恙,秦锦心里就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再回过头来,只见诗诗像一脸怒气似的,她安慰道:“算了,晚上还修什么眉啊,白天修吧!”    
  诗诗一言不发地躺下睡了,秦锦正要出去,却听到诗诗的声音:“秦锦,今天你陪我睡好不好?”    
  秦锦想着,也许是她刚刚是被黑宝莫明其妙的尖叫吓到了,也好,正好自己也有点儿害怕,她和诗诗是十几年的老友,上初中的时候就在一起睡觉,于是,秦锦就点点头,在诗诗的衣橱里随便找了一件新的睡衣换上,倒下就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中,她却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了,身边特别凉。    
  她一边想着是不是诗诗把被子给抢走了,又一边慢慢地坐起来,准备再去找一床被子盖。    
  秦锦慢慢地睁开眼睛,借着惨淡的月光努力想看清周围的情况。她感觉不对劲,为什么诗诗那么静,她睡觉可不老实了。    
  于是,把脸凑上去,想看个仔细。诗诗的脸怎么这么白,眼睛也好奇怪啊!她伸手去摸,忽然狂叫起来,那哪是什么诗诗,这就是扎纸店里那种扎给死人用的纸人,惨白的脸,鲜红的唇,黑得发亮的头发,正是纸人金童玉女中的玉女。    
  那个纸人就静静地躺在身边,在苍白的月光下闪着冷光,不言不语,盖着被子,露着个头。    
  秦锦尖叫着,所有的思维都已经冻结住了,只见那纸人慢慢地坐起来,举起手来,像是要找她的喉。    
  一个黑影跳来,重重地落在怀里,秦锦怔了一下,是黑宝。    
  就只是怔那么一下,再抬头,纸人就已经变成了活生生的诗诗,诗诗奇怪地望着她:“大半夜的,你叫什么啊?”    
  秦锦惊魂未定,指着诗诗道:“纸……纸……”    
  “纸什么啊,要卫生纸,洗手间有,我睡得好好的,你这样尖叫会吓出人命的。”诗诗一脸无奈地望着她。    
  秦锦忙起床,难道真是噩梦,忙说:“抱歉。”说完抱着黑宝就往自己的卧室里跑,跑回去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躲在被子里直发抖,不敢合眼。    
  她眼巴巴地望着窗外,等着天亮。为什么诗诗会一下子变成那个样子,是自己眼花了,还是真的不对劲,无论如何,明天都要和柯良、陆子明说说。    
  她打定了主意,守着黑宝不肯放手,一人一猫就那样相互依偎着,最好一生一世都能如此。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