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的阴宅

互联网 0
导读:  一   朱家老太爷是在大年三十夜过世的。   二十年前,老太爷就已经死过一回。躺在床上昏昏沉沉,汤米不进,气如抽丝。家人都认为老太爷不行了,忙备好了棺木,做了孝服,就连寿衣寿帽也给老人穿上了,一家人在老太爷身边守侯了七天七夜。老太爷
  回丧后,张氏路过东院,听到院里头有人吵骂,便站在院门口望了一眼。只见二房太太站在院中,指着檐下的大房太太破口大骂,薄薄的嘴唇如机关枪扫射吐着一连串的脏话。大房太太也不示弱,叉开了腰,亮着嗓门,骂得嘴沫四溅。俩人像唱开了对台戏 
  ,高一声低一声得骂个不停。张氏不知俩人在骂什么,隐约听到什么‘风水’‘银元’‘金条’等字眼,好像是大房占了风水什么的。张氏没心思听下去,也没上前劝解,径直走了过去。回到房中后,心想:“世上真有风水吗?” 
  是夜。张氏安顿儿子入睡,在油灯下缝着衣服。忽然听到窗下传来轻轻的叩击声。张氏陡然生警,喝道:“谁?”窗外静了一阵子,复又响起声来。张氏持了一根木棍,走到窗下,叱问:“是谁,鬼鬼祟祟的?再不回话,我要喊人了。”窗外之人方才干咳一声,压着嗓子说:“三太太且莫张扬,我是刘半仙。”张氏稍缓了口气,问:“先生不在厢房安息,来到阁院干吗?”刘半仙说:“在下有一件要事,想告知于你。”张氏说:“ 夜已深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不便跟先生搭话,还是明天再说吧。”刘半仙不肯离去,说:“明天,我大清早就走了,哪还能跟你说话?”张氏迟疑了一下,说:“既然如此,你就快说吧。”刘半仙嘿嘿笑了笑,说道:“三太太,你不怕外人看到我站在你的窗外,引起非议吗?”张氏说道:“先生既怕非议,那就请便吧!”刘半仙说:“看来,三太太对刘某是没有半点诚意,也罢,刘某只有告辞了。”顿了顿,又道:“就怕你日后要后悔!” 张氏冷哼一下,说:“只怕是先生说了,我既送不起大洋,又拿不出金条,更加后悔的是你吧!”刘半仙轻咦一声,说:“想不到三太太也是个明白人?”张氏愤然道:“老太爷尸骨未寒,孝子贤孙却闹得反目成仇,鸡犬不宁!难道不是全拜先生所赐吗?”刘半仙诡笑着说:“难道三太太不想占了好风水?”张氏淡淡地说:“我一个妇道人家,争得什么风水?”刘半仙反问道:“三太太难道不为儿子着想吗?”张氏闻言沉默不语。刘半仙见张氏有所心动,尤加语重心长地说道:“三太太忍辱负重,含辛茹苦地抚养孩子。不就盼着儿子将来能大富大贵吗?你若是信得过我,刘某人可授你秘术,让你三房占了好风水。”张氏疑问道:“事成之后,你要我怎生报答?”刘半仙说:“我是看你孤儿寡母,心怀怜悯,怎会要你报答。”张氏说道:“先生倒是菩萨心肠,那就请说吧!”刘半仙故做神秘地说:“此等天机,断不可让第三人知晓。你还是让我进房再说吧。”张氏冷笑道:“先生三番两次要进房来,该不是要占我便宜吧?”刘半仙挑逗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三太太孤守空房,不感寂寞吗?”张氏‘呸’了一声,骂道:“我道你真是个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原来是个下三滥的东西!深更半夜跑来欺负我一个女流之辈。还不快滚!”刘半仙说:“三太太真得如此绝情吗?”张氏连说:“快滚,快滚!”刘半仙恋恋不舍地长叹一声,不再说话,想必已经悄然离去。 
  刘半仙走后,张氏胸中有如钱江潮涌,久久难以平静。耳畔不时地回响起刘半仙的话来。我不盼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能大富大贵?张氏在心里问。自从嫁到朱家,自己如入地狱,饱受了多少酸辛多少凌辱多少痛苦和悲伤?想想朱家上下,谁会正眼看待咱娘俩,私下里谁不指着自己的脊梁骂声“淫妇”,指着儿子骂一声“杂种”。大爷夫妇对划分给自己的家产虎视眈眈,谁知哪一天不会生出阴谋诡计给霸占了?到时候,娘俩何处安身?若是占了风水,倒有神人护佑,万事就可逢凶化吉。日后儿子也能出人头地,不枉自己一世艰辛!可是,这世上真有风水吗?张氏不知问过自己多少遍了。就算真得有,刘半仙能让自己占了?凭什么?拿自己的贞洁去换取?跟一个跛子上床?我是什么人了,淫妇?破鞋?在人家眼中,你早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了;你还有什么贞洁可言?还有什么贞节可竖?去吧,去找刘半仙,只要能让儿子占上好风水,什么条件都依了!张氏在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想哭!想笑!是苦!是恨!怔怔地望着身边熟睡的儿子,良久,咬牙起了床,穿好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晚上出奇的黑,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黑得如同把大地扣在锅底下。朱府大院内死一般得寂静。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回响在高墙深院中,使人产生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张氏摸黑走向后院,沙沙的脚步声仿佛有人跟在后面,令张氏毛骨悚然,却又不敢回头张望。好不容易摸到后院,只见刘半仙住的西厢房内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张氏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信无人后,方才放下心来,径直走了上去。刚要叩门,忽听房内传来说话声。张氏陡然一惊,慌忙躲到房角阴暗处,聆耳静听。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