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龙斗[三毒之嗔]-中篇鬼故事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黑子:夜深忽梦少年事   小时我并不曾疑惑,为何母亲的样貌与我的这般不同。只记得爱看她晚间织布,将那排梭子轧轧地推拉来去,油灯影子筛在她蓝花袄裤上,根根纤细的排纹如同鱼刺,煞是好看。母亲总是在晚间忙碌,锁着眉头仿佛心事重重,直到看见我
  黑子:夜深忽梦少年事 
  小时我并不曾疑惑,为何母亲的样貌与我的这般不同。只记得爱看她晚间织布,将那排梭子轧轧地推拉来去,油灯影子筛在她蓝花袄裤上,根根纤细的排纹如同鱼刺,煞是好看。母亲总是在晚间忙碌,锁着眉头仿佛心事重重,直到看见我,她便笑了。 
  我扒在水缸边探头张望,眼睛溜圆的漆黑闪烁。母亲在那口赭黄底子粉绿团花的粗瓷大水缸上面加一个苇杆编的盖子,稀稀疏疏的好透气。晚间点起油灯的时分,水面上便撒一片班驳的影,好个迷离景致,不输与松枝碎锁玲珑月。但我却什么也不懂,独自在缸底玩水,见那些影子都滑溜如泥鳅,只是费了老大心力一条也钳不住,便厌了。一纵身顶开了盖子,牢牢扒住缸沿,下半身且还悬在缸水中悠悠画着弧线。 
  我记得母亲告戒我不准在屋中弄出声响。所以轻悄小心,只是闭着嘴扒在缸沿看她织布。轧轧地推,一来一去,一来一去。终于忍不住,身子一卷,伸了脚爪轻轻地爬搔缸壁。 
  母亲就从织机上抬起头来。油灯晕罩住疲惫温暖的笑容。 
  我家黑子饿了吧。黑子真乖,来,到妈妈这儿来。 
  我巴不得儿一句,爬出水缸欢欣鼓舞地过来,就湿漉漉地钻在她怀里。母亲喂我奶的时候总是把垂在胸前那条粗大的发辫盘在颈子上。我喜欢她的辫子,一边咕嘟咕嘟吃奶一边睁着眼睛看那麻花大辫,有这样长,漆黑发亮地一圈一圈盘绕在母亲雪白的颈子上,花纹绵绵地蜿蜒。以致我一度以为那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孩子。 
  乳汁清甜温热,汩汩地顺着咽喉流下。我大力吸吮。那时我从不知道我的吸吮对于母亲竟是一种莫大的痛楚,以致每一次哺乳之后她都要晕去几个时辰。我只是以为她睡着了,便一声不吭地溜回缸中睡下。 
  黑子乖,吃饱了自己去睡,记得盖上盖子。妈妈累了,要睡觉——黑子听懂了吗?母亲解开衣襟把我抱在怀里时这样微笑地说。我粗糙的鳞甲在她身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那时母亲不告诉我她哺乳的痛楚。她所有的痛楚,从不对我提起。 
  我跟母亲住在关外的村庄里。那地方又叫关东,有大片油黑肥沃的土地,高粱漫山遍野拔起巨大的青纱帐。还有大豆与稻谷。这里的土地似乎天生就是要以这样丰美的面貌养活了一大批在关内活不下去、故来此“闯关东”的人。土地有的是,且无主,只要肯动手,总是饿不死的。所以年年复年年,闯关东的流民不绝,蕃息到后来往往也忘记了原本祖先的所来之处,便将这丰饶的黑土地作了故土。就像我母亲一样,管是根子曾在塞北江南,她只知自己是一个关东的大姑娘。 
  所谓关东是要按照长城来说。一道长城,分了关内关外——这些都是母亲讲与我听。然什么是长城,关内又是怎样个情形,她自己也不甚了了,我便玩耍时有一搭无一搭地顺了耳朵听来,不往心上去。有时母亲沉默不语,许久,我弯过身子去回头看她一眼,见了她的粗布袄裤麻花大辫仍在,便觉安心。于是继续掉头去玩。 
  母亲从不怀疑我是否懂得她所说的话,尽管我从不言语。夜深时她总是将我揽在膝上,絮絮地对我说上许多话。她把什么都讲给我听。大概母亲是很寂寞很寂寞的吧。但彼时我只是欢喜蟠在她的膝头昂首望到那条乌黑的大辫子,感觉她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我每一片冰凉的鳞甲。 
  黑子我的儿,妈就只有你了。妈不知你从哪儿来,我的小孽障......我的乖儿。 
  母亲总是这样说。我听了便攀上她肩头去偎她温热的脸颊。母亲的手指绕着我颌下的须,她身上有非常好闻的粗布与青草的气味。 
  那时我心里就想,要是我们家里真的就只有母亲跟我,没有舅舅,该有多好。 
  我母亲姓李。从小丧了父母,依长兄务农过活。十八岁上有一日到河边洗衣裳,不留神连人带衣篮,一股脑儿跌进水里去。北方女子不识水性,只觉口鼻呛得辣痛,一股股冰凉的直灌进肺腑里去,人纠缠着水草,翻腾挣扎,只是下沉。眼前尽都是浑浊的绿色,身不由主,随水流团团地急转。心想这番定是死了的,谁知浑噩中忽觉着身子轻了,像有什么托着,往上带。手脚胡乱扑腾,居然爬上岸来。衣裳棒槌都寻不得了,便惊魂未定地回家去。过后,也便不在意,只再见了水总躲得远远的罢了。 
  岂知就此肚子竟一日大似一日。瞧着很显怀了,哥嫂怒不可遏,关起门来逼问究竟是和哪个偷了,再三再四也问不出个姓名来。哥嫂无法可想,怕人传扬说李家二丫没曾嫁人便大了肚子,辱没了家声,只说妹子得了天花症会过人,将二丫藏在家里不让人瞅见。十月后瓜熟蒂落,竟然临盆。便生下了我。 
相关热词搜索:龙斗[ 三毒之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