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墙里出来9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我在405病房看到的那个水印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纪燕的说法。但他为什么会从墙中出来?另一个证人就是陪护大妈,她可能亲眼目睹了全过程,但现在她比纪燕更难开口,纪燕起码可以说话,可这个大妈像变成了痴呆,不再说一句话了。
  警察以一种凌厉的目光向我射来。
我?!怎么可能?我被弄得心里毛毛的。
“他……他从……墙里出来了!”纪燕颤抖着说。
我们才发现,纪燕所指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白墙。
“从墙里出来?”警察怀疑自己听错了。
“出来了!出来了!他出来了!”纪燕突然尖叫起来,用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可房间里并无异常。我早已料到纪燕的发狂,赶紧叫门口的医生。
与此同时,在隔壁病床一声不吭神情木然的陪护大妈也突然变得燥狂起来。
问话就这样中断了,我们从病房出来,医生和警方普遍认为是纪燕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以至于神志不清,唯有我相信纪燕说的是真的。
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我在405病房看到的那个水印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纪燕的说法。
但他为什么会从墙中出来?另一个证人就是陪护大妈,她可能亲眼目睹了全过程,但现在她比纪燕更难开口,纪燕起码可以说话,可这个大妈像变成了痴呆,不再说一句话了。
眼前最重要的是寻找方安琳,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存在,就说明她现在正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
我的眼前闪动着那个男人追杀方安琳的情景,不禁毛骨悚然。也许,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
这样的雨夜,方安琳会跑向何处?
我们开始分头寻找方安琳。
我和另外两位老师负责寻找灵岩山麓,几乎是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但方安琳就像凭空消失了,那个神秘男人更不见踪影。
各路的消息不断汇总过来:寻找均无结果。
经过一夜努力,全身早已湿透,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望着地平线慢慢透出的鱼肚白,一夜的辛苦和希望眼看化为泡影。我无奈地蹲坐在一块突兀的山岩上,点燃一根烟发呆。
新的一天已经来到,方安琳,你在哪里?
“老师!”我听到背后有人在叫我。
方安琳!我兴奋地回过头,一股阴寒的怪风凭空刮起,迷住了我的眼睛,风过后,眼前却空无一物。
“刚才你们有没有听到方安琳的叫声?”我问另外两个老师。
他们摇了摇头,并劝我好好休息一下,说是太累的缘故,以至产生了幻听。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入睡时,仿佛听到窗外有女孩的哭声,当时以为也是幻觉,现在回想起来,难道是真的,是方安琳的哭声?
她回学校了?但我们在校园里搜寻了好几遍,毫无踪影,她又会在哪儿?
“我有感觉,方安琳一定在学校里!”我在岩石上拧掉烟头,站起来说。
天色渐渐发亮,但凌晨的校园仍是暗乎乎的,由于昨晚下过大雨,整个灵岩中学都笼罩着一层湿气,在微弱的晨光中有些发蓝。
我们对校园的每个角落再次搜寻一遍,但希望又落空了。
难道,方安琳真的没在学校?
不行,不能就这样放弃。我有种强烈的感觉,方安琳就在不远的某处,等着我们去救她。
像有人在冥冥中指引我,我独自朝校园靠山的那片诡异的树林走去。
很少有人进入树林的深处,由于少有人为的破坏,林子的草木很茂密。越往里,树木间的杂草就越多,需要用手分开荆棘和藤蔓,才能往前走。
到处是雾气,树木沉浸在雾中,像一个个默立的人影,我觉得那些树似乎有灵魂,长着眼睛,在暗处注视着你。
这个树林里,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怪梦里那个树林,也给人以相似的感觉,恐惧之心油然而生。
万一,从里面走出的是那个男人……
树林的尽头,就是那座流传闹鬼的败墙,虽然这个传说流行了几十年,但绝少有人亲眼见过,有些大胆的学生曾尝试接近,但往往没到半路就吓得跑了回来。
尽管我不相信真会闹鬼,但这儿的气氛还是令人害怕。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往里走。不一会儿,在密密的树木间隐隐约约看到了那座神秘的败墙,它在雾气中忽隐忽现,不可捉摸。再往近,才看清它的真相,这败墙起码有一半已倾塌了,另一半也仿佛芨芨可危,破碎的砖头上面长满了绿苔和野藤,有许多蚂蝗、蜈蚣和地虫在上面蠕动,到处是闪亮的沾液痕迹,说不出的恶心,
我走到了败墙的跟前。
很失望,方安琳并不在。
这老墙散发着一种强烈的腐臭味,令人作呕。既然方安琳没在这里,我便不想再在这儿呆一分钟,转过身就走。
“救救我!老师。”
就在此时,我听到方安琳在背后叫我。
猛一回头,赫然看到方安琳站在败墙前,脸色惨白,但可怕的是,她竟是悬在半空中的,像个飘荡的鬼魂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