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媳妇

互联网 0
导读:立夏之际,小媳妇爱兰挎着篮子到河边洗衣。坐在条石上,她把衣服放水里浸湿,一看没有皂角了。〈皂角是那时洗衣用的〕她起身走到河边的几棵皂角树前,因为没有木棒,打不下来,只有爬上去摘。
第八个故事 两个小媳妇上
一、有一户农家,只剩婆媳二人。家里除了一间茅草房,别无它物。日子过得相当艰难。
立夏之际,小媳妇爱兰挎着篮子到河边洗衣。坐在条石上,她把衣服放水里浸湿,一看没有皂角了。〈皂角是那时洗衣用的〕她起身走到河边的几棵皂角树前,因为没有木棒,打不下来,只有爬上去摘。爬到半中腰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摘下一些皂角扔了下去 ,然后往下爬,不小心跌了下来,一脚踩在了皂角上,尖利的刺扎进了她的脚心。她抱着脚坐在地上大声哭起来。这时邻家李大婶正好走来,她一看,拿出身上别的一根针说:"爱兰!不要怕!我一下就给你挑出来,不然没法走路!"
"不敢拔!太疼了。"她呲着牙说。
李婶急了:"你不拔能行吗?你要不拔我就走了,看你找谁去!"
"那你就拔吧!轻一点,婶子!"她无奈地哀求着。
李大婶搬过她的脚,一看刺扎得深,就使劲剜了下去,爱兰痛叫一声:"妈呀……"只见刺被挑了出来,刺上血乎乎的。大婶从身上撕下一块布麻利地给她包上,站起身戳了一下她的头说:"要是别人根本下不去这个手给你挑刺,幸亏碰上我了,要不然把你疼死了没人知道以后不要再上树了!"
"谢谢大婶子!"她挂着泪珠笑了。
"对了,你不是要去康五爷家帮佣吗?咋还不去?"
"今天洗洗衣服,明天再去!"
"那行!我走了。"李大婶说着走了。
爱兰起身砸开皂角,把它揉碎抹在衣物上搓揉一阵,然后用棒棰敲一阵,放水里漂洗,洗完以后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婆婆在纺车前纺线。她眼睛不好使,挂线不准确,纺得很慢。媳妇把衣服晾在院里,过来帮婆婆纺线。婆婆起身挪过地方问道:"你洗完了!"
"是呀!我的脚上扎了皂角刺,是李大婶给我挑出来的。"
"是吗!还疼不疼?不要紧吧?让我看看!"婆婆关心的说。
"不要紧,已经包上了。不太疼!"她利索地纺着线。
婆婆耽忧地说:"你明天能去吗?不行过几天再去?"
"我能去!早去可以早一点挣些米面回来。缸里面不多了。"爱兰看一眼婆婆发愁的样子,宽慰道:"妈!你不要愁!面还有呢!过几天再想办法。有我呢!"
婆婆不由地抹起了泪:"咱们婆媳命太苦了!日子过得这么凄惶!他们要是不走,还用你去干活吗!我真是拖累你了!"
爱兰也难过起来:"你别说这样的话,没有你我怎么活呀!孤零零的有啥意思。"
他们的男人害瘟疫死了!
婆媳俩想着他们,眼泪不停地流着。
第二天早起,媳妇告别婆婆,去了村东头的康五爷家。
康五爷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家里有儿有女,有房有地,日子过得宽裕。他请佣人帮厨已经很多年了。最近张厨子生病不能干活,康五爷给了工钱 ,打发他回家。然后托人找了爱兰。听说她勤快干净,做得一手好面食。他们一家都爱吃面!
爱兰很快就到了康五爷家门前。大门是朱红漆门,门上两个吊环,黄澄澄的。两旁蹲着守门的石狮子,很是气派威武。她上前拍拍门环,不一会儿,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给她开了门 。
"康五爷在吗?"她跨进门去。
女孩关好大门说:"我爷他在家。"
正房里康五爷抽着旱烟,上下打量着爱兰:朴素干净的衣着,脸蛋上有些红晕,一副老实的模样。他点点头道:"爱兰!你家困难,我们都知道。你在我这里好好干活,把饭给我做好。我一个月给你一吊钱。你在这里吃饭,晚上回去陪你婆婆,你看行吗?"他磕磕烟锅,把烟袋放在桌上。
"行!康五爷!我会好好干的。现在我去做饭吧?"
"好!小菊!带你婶子去厨房。"
小女孩拉着她向后房走去。
厨房里,一面墙堆满了柴火。大大的炉灶,上面放着一口大锅,灶火门里柴火正旺旺的烧着,不时地发出"噼啪"声,一个媳妇笑着起身。
"妈!这是做饭的婶子。"小菊仰着脸笑道。
"好。你擀面吧!我来切菜"。她高兴地看着她 。
爱兰挽起袖子,也腼腆地笑道:"大姐!你多关照我。我啥也不懂!"
"我知道!不要怕!你洗洗手吧!"她指了指旁边的水盆。
她洗了手,开始擀面。先在盆里和面,面和得很硬,适合擀面条。一会儿功夫擀出了一大块面,她细细的切了,一把一把放在面板上。炒好肉臊子,又弄了两个菜:鸡蛋炒韭菜、凉拌三丝。然后下好面浇上臊子,端到了上屋。一家老小吃起来。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皂角树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