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小镇

互联网 0
导读:小镇很简朴。风景这边独好。竹林撑起一片浓荫。绿的世界。镇中心耸立着一座豪华大酒店。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像天外来客。旗跨入酒店大门。店内,食客不多。都是外来人。他于高雅的缝隙中搜寻着。他看到了他的同学良平。他穿着一身黑衣,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等他。一杯咖啡早已冷却。
第十六 外婆的小镇
男生旗一大早急急的穿行在小镇石板路上
小镇很简朴。风景这边独好。竹林撑起一片浓荫。绿的世界。镇中心耸立着一座豪华大酒店。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像天外来客。
旗跨入酒店大门。店内,食客不多。都是外来人。他于高雅的缝隙中搜寻着。他看到了他的同学良平。他穿着一身黑衣,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等他。一杯咖啡早已冷却。
良平怒视着他,从齿缝间发出声音:"你看几点啦?我等了你三十分钟。八点见面我等到八点半。你知道这三十分钟能发生多少事吗?"
旗歉然道:"对不起!我外婆没叫醒我。我睡过头了。太对不起了!她们……"良平不答话。一丝冷笑挂在他的嘴角。他不安的站着。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阵的喧嚣嘈杂声,有许多人往镇西跑去。
"发生了什么事?"店内所有的人好奇的往外追去。
飞快的往外看了一眼,再回头良平已不见了,只有那杯咖啡静静的冷对着他。他也随着街上的人流向前赶去。
镇西水井旁。那里围了一大群人。有人低声议论着:"真可惜!四个都死了。""怎么会呢?井口那么小,他们又都是那么大的人了。难道眼睁睁的跳下去的?""是不是半夜被人绑架推下去的?谁知道呢!"
旗挤到人堆里。只见小小的井口旁,一块硕大的石碑靠在旁边。碑上水迹犹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些甲骨文字。井边有块大木板,木板上齐刷刷躺着四个人。三女一男。女的海草般的长发覆盖在脸上,看不清楚面容。男的,"啊?"是良平!旗叫出声来。他眼睛微睁着,死死的盯着旗看。这时一丝冷笑如幽灵般穿过地层向旗飞扑过去,然后挂在他的嘴角停住。
旗暗暗自责、懊悔、沮丧不已。他于几天前给良平打过电话。约好今日八时在外婆小镇会面。让他来观赏风景。良平喜欢摄影。他欣欣然的说,不见不散。我要带来三个绝色女生充当模特。到时你可以一饱眼福了。哈哈哈……笑声犹在耳边。如今……可是刚刚他还在酒店里。这么快就躺在了这里。一身黑衣,没错是他!是谁害死他们的?
恍恍惚惚的回到家里。干瘦的外婆正在做饭。她头也不抬说:"灯泡坏了。"他找来灯泡,踩着小凳,把灯泡换上。灯亮了。外婆把灯关了对他说:"旗,你怎么不去救他们?""谁?""你的同学。""哦!我-怎么救?他们已经死了。"外婆盯着他道:"你不是有道符在身上吗?""那是车上的一个老头儿给的。他说避邪的。说我身上有煞气。我还是再去看看吧!"他很内疚。他的同学是因他的邀请而命赴黄泉的。
他向井边走去。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井边,已空无一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不见了。"是哪个好心人把他们给葬了吗?"他纳闷道。
一整天。旗都在忐忑不安中。他觉得对不起良平。他和他在学校是好朋友。两人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志趣相投融洽,是一对铁哥们。学校放假了。他来到外婆居住的小镇。想换个环境,小住一下。陪陪外婆。让城里上班的妈妈高兴,自己的心灵放飞。谁知鬼使神差,打了那个要命的电话。现在尸体也不见了,他父母知道了会怪罪我的。怎么办呢?
夜晚。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晚饭端了上来。一盘腊肉,一盘青菜。外婆盛了一碗米饭给他。摆好。说:"你先吃吧!我不饿。我出去转转再回来吃。"旗点头。看着她佝偻着腰走出去。他鼻子有些发酸。"外婆老了!"他心事重重的吃饭。机械的一粒一粒数着吃着。这时几条人影竖在了眼前。他抬头一看。是他同学良平和那三个女生。他们手中一人端了一只碗。他惊讶的站起来。良平惨白着脸。一对死鱼眼瞪着他。海草长发依然盖在三个女生的脸上。恐怖之极!他一步步往后退着,一直退到墙角。
看他让开,四个"人"围桌坐下,低下头开始吃饭。
旗瑟缩着。不敢看他们一眼。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他们喝汤的声音。他奇怪的偷偷看了过去。只见他们每个人的碗里都是红红的浓汤,"嘶嘶"的冒着热气。他们贪婪的喝着。"吱吱"有声。他忍不住惊叫起来,又捂住自己嘴巴。听到叫声,良平抬起头来。他满口是血,红色的液体往下流淌着。他含糊不清的从喉咙里发出笑声,然后嘴一张,一口鲜血朝旗喷射了过来。旗赶忙举起了手中的黄符挡在眼前。血喷洒在对面墙上。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