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夜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他喜欢晚上出去到别人家喝酒。有时喝得太晚就不回家,第二天直接去上班。为此,妻子颇有微词,心生不满。于是他就改变策略,既使喝完再晚也要回家过夜。妻子紫玉见他那付醉鬼德性,气就不打一处来。常常忍不住骂他几句,或掐他一把,他也不知道痛。第二天一看,胳膊被掐青一块。他“嘿嘿”一笑完事,下回照样我行我素,谁也拿他没辙!
第二十五 惊魂夜
小安今年三十六了。是我们单位的汽车司机
他以前没开车时很爱喝酒,不管是家人、朋友,谁请他喝都不推辞。当然喝完酒后,多半是东倒西歪、扶醉而归。
他呢,人很不错。个头可是不高,只有一米七吧!但很壮实。吃饭从不挑食,吃饱就好。为人谦和有礼,比较精明,人缘儿不错。他的爱好是打乒乓球。喜欢看球赛。
他有一个妻子、女儿。妻子漂亮有才,女儿乖巧可爱。生活不错。妻女对他的醉酒之态很是反感!他却总是不以为然,日子一天天的在他的迷迷糊糊中度过。
他喜欢晚上出去到别人家喝酒。有时喝得太晚就不回家,第二天直接去上班。为此,妻子颇有微词,心生不满。于是他就改变策略,既使喝完再晚也要回家过夜。妻子紫玉见他那付醉鬼德性,气就不打一处来。常常忍不住骂他几句,或掐他一把,他也不知道痛。第二天一看,胳膊被掐青一块。他“嘿嘿”一笑完事,下回照样我行我素,谁也拿他没辙!
正是因为夜晚出门喝酒,使他遇到了一件事,吓得他再也不敢晚归了。
时间大概是十一月份吧!天气已经很冷了,地面上有些地方已经结了冰。
他有一个朱姓朋友,年纪比他大,他叫他“朱哥”,两人关系很好,你来我往的,总是酒肉招呼着。
这位朱哥,脸上疙疙瘩瘩的,不太平顺,看起来有点凶。其实他人挺好的,待人和善,豪爽义气,所以朋友很多。
这天,他约小安上他家去喝酒。因为是周末,他叫了几个朋友一块喝喝酒,聊聊天。小安接到他的电话后,对妻子说:“朱哥约我喝酒,我不吃饭了,你和孩子吃吧!做点儿好吃的。”
妻子说:“又喝酒!你能不能不喝?几点回来?回来晚了我不给你开门。”
小安一边洗脸换衣服,一边敷衍妻子:“很快回来!去去就回!老婆大人!”
妻子不依不饶地说:“又骗人!你这些话说了几百遍了!”
小安满面春风地冲过来对妻子脸上亲了一口道:“老婆!既然知道还问。你也问了几百遍了!”说着欲开门。
妻子推他一把道:“快滚吧!”
他笑嘻嘻的跑了。妻子叹了一口气!小安出门骑上自行车快马加鞭地往朱家飞去。他一听喝酒,心情像长了翅膀的小鸟一样快乐无比!
老朱家住得很远、很偏僻。那里人少,冷冷清清的。一般人是不去那个地方的。那里没有厂房、商店,没有学校。住的都是困难户。再往南去,便是南河了。那里是个水库,浇灌着附近的农田。有好些人掉到河沟里淹死了,多半是孩子。还有一个孕妇,在河边蹲了一会儿,就一头栽下去了,这是大白天的事儿。
话说他到了以后,五个人都到齐了。全是单位里的同事、朋友。好友小何也在座。小何起身给他边倒酒边调侃道:
“你这家伙,我以为你老婆把你挡到家里了,正准备想办法救你出来呢!”
“是呀!我也觉得悬乎。”老朱眨眼笑道。
其他人也哄哄起来:“我们想再等你半个小时,不来就开喝!”
小安举起面前的酒杯,高举过头,打着哈哈说:“怎么能来不了呢!朱哥叫我说啥也得来。兄弟来晚了,先罚一杯为敬!”说着一仰脖儿把酒倒在了嘴里,一股热流涌进了胃里。小何又给他倒了一杯酒。小安举起杯笑道:“来!各位。兄弟敬你们一杯吧!”
众人齐声喊道:“不行!你来晚了连干三杯。”
“你还想耍滑头!”
“必须喝完三杯再说!”
小安无奈只好连喝三杯,他们这才放过他。然后开始正式喝酒。酒过三巡,又开始轮流坐庄、划拳。只见他们一对一的猜拳,吼声震天!
据说喊声越大,越能把肚子里的酒气释放出来,不易醉倒。
“哥俩好啊!开门红呀!”
“四四四啊……”
“六……六……八……”
他们尽情地喝着。
老朱兴高采烈地招呼着、喝着。他的老婆、孩子挺不住,早已回房休息。其他人喝的有脸色发红的,有发白的。他们说喝酒脸红的人好交!
几个小时过去了。小何喝得面色青白,小安通红着脸,已是口齿不清了。他僵硬着舌头道:“各位兄弟!我……我已经不行了。我得撤退了!不然,不然……走不回去了。”
“哈哈……是怕回去晚了老婆收拾你吧!”
“不是的。不是……我喝不了了。饶了我吧!我们该天再喝。兄弟请你们喝。……再见!”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1 2
相关热词搜索:聊斋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