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门那边的灯擎,应该谁也没碰过。”冈村说。“灯是怎样熄掉的呢?” “如果幽灵出完场后,替我们再开灯就好了。”晴美嘀咕着说。 就像答覆晴美的投诉似的,客厅的灯又亮起了。
赶鬼
赤川次郎
“怎么偏偏是这样!”
当片山晴美说出这句话时,有人哈哈大笑。
他是目黑警署的石津刑警,自称是——晴美的恋人。
“有什么好笑?”晴美惊讶地问。
“我就猜到晴美小姐一定会这样说的。”石津一边操纵着驾驶盘一边说。
“只有你说罢了,我可没说那个!”片山义太郎气鼓鼓地盘起胳膊——娃娃脸的他,生气了也没什么气势。
即将三十岁了,一直没有培养出警视厅搜查第一科刑警的威严。这个跟当事人的责任感多少有关。
对了,这一晚——现在时间是晚上九时,外面下着冷雨——坐在车上的是负责驾驶的石津,还有坐在后座的片山兄妹,以及猫一只。
光亮的毛色,优美的三色猫,芳名叫福尔摩斯……
这四个人——不,一猫三人(请注意,猫在人之前),这晚之所以驱车出游——“那么,‘他’真的出来了?”晴美说。
“是那么听说的。”石津回答。
片山“哼”的一声,说:“那种东西,肯定是骗人的。现在还玩鬼屋,未免太落伍了!”
“可是,石津的朋友不是真的这么想么?”
“对呀。他非常害怕。”
“一定是迷信的家伙。”片山问。“不然就是傻瓜,反正没什么见识就是了。”
“他是东大出身的理论物理学家。”石津说。片山连忙装咳。
“我第一次听到,石津的朋友之中有那种人物。”晴美说,福尔摩斯“喵”的一声,仿佛表示“赞成”!
“别取笑我了。”石津苦笑。“所谓朋友,其实只是小学同校罢了。中学以后,就象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那为什么会谈起今晚的事?”
“咦?我没告诉你们吗?”
“你什么也没说呀。只是邀请我们去鬼屋‘赶鬼’而已。”晴美说。
都是你,没问清楚就马上答应!”
“哥哥你住口,你怕的话就回去好了——石津,你说说看。”
“昨天中午,午饭过后我去吃拉面,吃完拉面还觉得不够饱,又叫了三文治。”
“在同一间店?”片山问。
随着尖锐的“劈啪”一声,雷电闪光,接着响起震荡丹田的雷鸣。还没谈到正题,已充满怪异的气氛。
雨势恍若要淘洗黑暗那般猛烈。石津说:“那些三文治不太好吃……”
“你不是石津吗?”
过来打招呼的,是个身材颀长,予人精明感觉的男人。
不是那种狡黠的类型,而是有某种纯情的、属于学者的纯朴气质。个“
“咦,冈村。”石津说。“好久不见。”
“可不是——我可以坐下吗?”
“可以。你没变呀,一眼就知道是你,依然一副秀才的长相。”
“你也没变。”冈村愉快地说。
他没说石津什么没变,可能是他细心之处……
“你是刑警?”冈村向石津反问。
“很奇怪吗?”
“不,不是。不是的。只是……”冈村似乎沉思起来。
“怎么啦?”石津问。
冈村有点迟疑地说:“……念在从前的友情份上……其实,我有件事相求。”
“说说看嘛。是不是被人催缴欠款到处讨债?”
“不是。其实——”说到一半,冈村打住。“喂,这边。”
后面那句话,当然不是对石津说的。走过来的,是个廿二三岁的美少女。
少女名则田代宏子,她父亲是个教授,也是冈村的恩师。
冈村和田代宏子快将结婚。
“我们有件伤脑筋的事。”互相介绍过后,冈村说。
“噢。”田代宏子意外地说。“你把那件事——”
“对这个人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也要请人帮忙。”
“到底是什么事呢?”石津在二人的脸上看来看去。
“其实,我和宏子结婚后,将会继承田代家在郊外的一幢老房子。最近几年都没人住,相当宽大。”
“那真令人羡慕!”
“尽管老旧了。只要整理一下就能住人。而且,我和宏子宁愿住这种老房子,也不住市中心的公寓。”
“那不是很好吗?”
“可是事实并不如此顺利。”冈村叹息。
为什么?”
冈村和宏子稍微对望一眼。
“因为——”说出来的乃是宏子。“那里有鬼。”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福尔摩斯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