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自亦不知。但尔日别后,即觉忽忽不快,延命假息,朝暮人也。"王小语曰:"我家男子,负贩未归,尚无人致声鄂郎。芳体违和,非为此否?"女赪颜良久。王戏之曰:"果为此者,病已至是,尚何顾忌?先令夜来一聚,彼岂不肯可?"女叹息曰:"事至此,已不能羞。但渠不嫌寒贱,即遣媒来,病当愈;若私约,
在此之前,同街有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叫毛大,曾经勾引王氏遭到拒绝。他知道宿介和王氏有私情,就想用捉奸的方式来要挟她。这天夜里,毛大经过王氏门前,推了推门,没有关,便偷偷地摸了进去。刚走到窗户外面,就踏着一件像丝绵样软软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用一条汗巾包着的一只绣鞋。毛大趴在窗户上细听,正好听到宿介在详细讲述事情的经过,他高兴极了,赶快悄悄溜出了王氏的家。
过了几夜,毛大爬墙来到胭脂家。由于门户不熟悉,竟误走到卞老汉房门前来了。卞老汉隔窗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细看他的行踪,知道是为女儿而来。顿时,心中怒火上冲,拿起一把砍刀,奔了出来。毛大一看,吃了一惊,拔腿就跑。刚要爬上墙头,卞老汉已追上。急得毛大走投无路,转过身来夺老汉的刀。这时卞老婆也起来大声喊叫,毛大眼看无法逃脱,就势杀了老汉,夺路逃走了。这时胭脂的病已稍有好转,听到喧闹的声音,也急忙赶了来。母女俩点灯一照,老汉脑袋已被劈开,不能说话,不一会儿就断了气。在墙脚下拣到一只绣鞋,老太婆一看,是胭脂的,在母亲的追问下,胭脂哭着把那晚上的情形告诉了母亲,但不忍心连累王氏,只说鄂生自己来的。
天亮以后,到县里告了状,县令逮捕了鄂生。鄂生为人谨慎,又不善说话,当时十九岁,见到客人就像小孩子那样腼腆。他突然被捕,害怕极了。上了公堂不知说什么好,只有浑身颤抖。于是县令更加相信他就是凶手,对他重刑拷打。鄂生忍受不了皮肉之苦,屈打成招。押到府里,也同样受尽了刑罚。鄂生一肚子冤气,无处诉说。每次都想与胭脂对质,但一见面,胭脂就破口大骂,因而有口难辩,最后被定为死罪。以后,虽经许多官吏,反复审讯,也没有不同的口供。
后来,案子交给济南府复审,太守是吴南岱。他一见鄂生,觉得他不像杀人犯。就暗中派人细细盘问,让鄂生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吴太守也就更加明白了鄂生的冤情。谋划了好几天,才开庭审理。他先问胭脂:"你们订约后有人知道吗?"回答说:"没有。""你遇上鄂生时,有人在场吗?"胭脂回答说:"没有。"于是,吴太守传鄂生上堂,好言安慰他一番。鄂生主动说道:"我曾从她家门前走过,只看到老邻居王氏和一个姑娘走出来,我就快步走开了,连一句话都没说。"吴太守吓唬胭脂说:"刚才你说没有别人在场,为什么有个邻居妇女?"说着就要动刑。胭脂害怕了,说:"虽然有王氏在场,和她实在没有牵连。"吴太守暂停审问,命令拘留王氏,隔离关押,不让她和胭脂通气,然后立即开庭审讯。问王氏:"谁是杀人犯?"王氏回答:"不知道。"吴太守骗她说:"胭脂已经招供了杀人的事你完全了解,怎么能隐瞒得了?"王氏大喊:"冤枉啊!那臭婊子自己想找男人,我虽说要给她做媒人,但纯粹是开玩笑。她自己勾引奸夫到家里,我怎么知道呢?"吴太守慢慢地追问,王氏才讲出了原来与胭脂开玩笑的话。吴太守传胭脂上堂怒斥道:"你说她不知情,现在为什么她自己供认做媒人的事?"胭脂流泪说:"我自己不成器,害得父亲惨死。官司又不知哪年才能了结,再连累别人,实在不忍心。"吴太守又问王氏:"开玩笑后,你曾跟谁说过?"王氏供称:"没有。"吴太守发怒说:"夫妻同床而眠,该是无话不说,怎能说没有?"王氏连忙解释:"丈夫外出,好久没有回来了。"太守说:"即使是这样,凡捉弄别人的人,都以取笑别人的愚蠢来炫耀自己的聪明你说没对一个人讲,骗得了谁?"随即命令左右夹她的十个指头。王氏不得已,如实招供:"曾对宿介说过。"于是吴太守释放了鄂秋隼,逮捕了宿介。宿介被传到堂,供说;"不知道。"太守说:"偷女人的一定不是好男子!"加以严刑拷打。宿介被迫招供说:"我曾冒充鄂生骗过胭脂是真,但丢了鞋子后,就没敢再去,杀人的事,实在不知道。"太守发怒说:"爬墙偷女人的人,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又加重刑罚折磨,宿介实在受不住了,就屈招是自已杀的。供词上报以后,无不称赞吴太守断案如神。这样,铁案如山,宿介只等着秋天被杀头了。
但是,宿介虽说生性放荡,品行不端,毕竟是山东有名的才子。他听说山东学使施愚山最有贤德才能,而且爱惜人才,就写了一张状子来申诉冤情,言词十分凄惨悲伤。于是,施学使调阅宿介的供词,反复分析研究,拍着桌子说:"这书生冤枉了。"接着请示上司,要求将案件交他来重新审理。施学使问宿介:"你的鞋丢在什么地方?"回答说:"我已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去王氏家敲门时,还在袖中。"又转问王氏:"宿介之外,你的奸夫还有几个?"王氏供称:"没有了。"施学使喝道:"淫乱的人,怎能只与一人私通?"王氏解释说:"我与宿介年轻时就相好,因此,关系无法割断。后来并非没有勾引我的,但实在与他们没有来往。"施学使让她指出姓名来证实。王氏说;"只有同街的毛大,屡次勾引,都遭到我的拒绝。"施学使说:"你怎么忽然变得这样贞洁了?分明不老实。"喝令左右重刑伺候,王氏慌忙磕头,都磕出了血,并极力申辩确实没有了。施学使停止用刑,又问王氏:"你丈夫远出在外,难道就没有借故到你家来的吗?"回答说:"有的。某甲、某乙,都以借钱或送东西为名,曾来过我家一二次。"原来,某甲、某乙,都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都曾打过王氏的主意,但没表现出来。施学使一一查考了他们的姓名,并将他们拘捕。等到拘齐了,就把他们押到城隍庙里,让他们跪在神案前,对他们说:"我梦见一个神仙告诉我,杀人犯就在你们四五个人之中。现在你们面对神灵,不能讲假话,如能坦白交代,还可从宽处理。说假话的,那就严惩不饶。"这伙人都齐声说没有杀人。施学使让把刑具摆在地上,准备用刑。刚把他们的头发束起来,脱光了衣服,他们就齐声大喊冤枉。施学使下令,暂免受刑,对他们说:"你们既然不肯自己招供,就让鬼神指明谁是凶手。"就派人用毡褥把大殿的窗子完全遮住,不留一点空隙;又让他们光着脊背,把他们赶进黑暗之中。开始给他们一盆水,让他们洗净手,然后用绳子把他们拴在墙壁下,警告说:"面对墙壁,不许乱动。是杀人凶手的,一定有神灵在他背上写字。"一会儿,把他们叫出来,施学使便挨个观察检验了一遍,最后指着毛大说:"这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原来,施学使先让人用白灰涂了墙壁,又用烟煤水让他们洗手,杀人凶手恐怕神灵在他背上写字,因此暗中将背紧贴墙壁,使脊背沾上了白灰;临走出暗殿时,又用手去护着背,因此脊背上沾上了黑烟色。施学使本来就怀疑是毛大,这榉就更确实了。再对毛大动用重刑,他就全部如实交代了。最后,施学使判道: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