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十

互联网 0
导读: >鬼引十去,至奈河边,见河内人夫,襁续如蚁。又视河水浑赤,臭不可闻。淘河者皆赤体持畚锸,出没其中。朽骨腐尸,盈筐负舁而出;深处则灭顶求之。惰者辄以骨朵攻背股。同监者以香绵丸如巨菽,使含口中,乃近岸。见高苑肆商,亦在其中,十独苛遇之:入河楚背,上岸敲股。商惧,常没身水中,十乃已。经三昼夜,河夫半死,河工亦竣。前二鬼仍送至家,豁然而苏。先是,十负盐未归,天明,妻启户,则盐两囊置庭中,而十久不至
进入一座城市,来到一个官衙中,见阎王端坐在上面,正在稽查生死簿。鬼卒禀报说:“捉了一个贩私盐的,叫王十。”阎王往下一看,发怒说:“贩私盐的是指那些上漏国税、下坑百姓的大盐商,像世上贪官奸商所说的贩私盐的,都是天下的好老百姓。穷人竭尽微少的资本,去挣点赖以糊口的利钱,怎么算‘私’呢?”罚两个鬼卒再去买四斗盐,连同王十原来的那些,一起代送到王十家中。又留住王十,给一根蒺藜骨朵,让他和鬼卒一起监督河工。
鬼卒领着王十来到“奈河”,只见淘河的人夫,都用布子遮体,川流不息像蚂蚁一样多。又见河水又浑又红,臭不可闻。淘河的人都赤裸着身子,手持竹筐和铁锹,在河水里出没,打捞朽骨烂尸,满满地装在筐子里,再背上岸边。水深的地方,就沉下水去打捞。动作稍慢点,鬼卒们就用蒺藜骨朵痛打脊背或大腿。一块监工的鬼卒给王十一颗像豆粒大小的香丸,让他含在嘴里,才领着他走到河边。王十发现高苑的那个大盐商也杂在人夫中,就特别“照顾”他,进河时打背,上岸就敲腿,吓得那个盐商常常机在水里不敢出来,王十才作罢。
过了三昼夜,人夫死了一半,河才淘完。以前的那个鬼卒仍然送王十回去。一到家,王十豁然醒来。起初,王十贩盐一直没有返回,天亮后,王十的妻子打开门,见两袋盐放在院子里,却不见王十。让人到处寻找,发现王十已死在路上。抬回家中,还微微有气,众人都不解是什么缘故。等到醒了过来,王十才说明了缘由。高苑的那个盐商在前天也死了,到此时也苏醒过来,被蒺藜骨朵打过的地方,都成了大疮,全身腐烂化脓。臭得让人不敢靠近。王十故意去拜访他,盐商看见他,还把脑袋缩到被子里,像在“奈河”中一样。过了一年,盐商才好了。从此后,再不经商了。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